成杭州首家5G全覆蓋的企業,這家航空公司有鮮為人知的數字野心

一架無人機在大廳內低空旋轉,1秒內將圍觀的10多位體驗者識別成功。

世界浙商網訊2019-09-30 16:32:00來源:世界浙商網作者:

 

  世界浙商網訊 一架無人機在大廳內低空旋轉,1秒內將圍觀的10多位體驗者識別成功。在國慶前夕,長龍航空總部大樓率先實現5G全覆蓋,以上一幕就是在5G信號下快速識別的結果。據悉,這個速度是4G網絡下的40-50倍。 

  這是杭州首家實現5G全覆蓋的企業。“這棟總部大樓在改建時就作好了5G規劃,我們的提前規劃,光纖在大樓提前布放為快速發布5G打下了基礎。” 長龍航空首席信息官薛蔚解釋,5G是運營商們修建的一條不限速的“高速公路“,但企業發展的車輪能在這條高速公路上加碼到什么程度,就得看企業的應用創新能力。 

  大廳左側擺放著一個不起眼的沙盤,該沙盤是浙江長龍航空主運營基地——創新智能維修保障基地的模型,長龍航空更多5G應用場景今后將在此40萬平方米空間內施展拳腳。不過薛蔚坦言,5G應用目前在長龍航空尚處于探索階段,在今年年底后或有部分5G應用在民航領域內出現。 

   

  5G將會如何影響民航領域? 

  在薛蔚看來,維修保障可能是民航領域在5G網絡應用最廣泛的場景。比如飛機上某個設備出現故障在過去需要將所有零部件拆解后才能進行排查,但在5G網絡下,可運用VR技術在不拆解零部件的前提下進行。 

  比如國際航班飛抵一些保障能力較弱的國家與地區,會提前設置一條黃色預警線來進行航材維修。而在5G技術下航空公司能對更多航班運行數據進行分析,改進黃色預警線的設置從而實現航材維修周期的優化。 

  等到5G商用實現全球普及,即便在飛抵這些國家或地區后發生故障,一線業務人員也可通過裝有高清攝像頭的頭盔或單兵系統布置在工業園區,利用5G大帶寬與低時延特性及時將現場高清圖像回傳至位于總部的專家室,尋求遠程支持。這一系列動作將快速遠程解決室外、移動性場景的突發問題,實現從專家指揮中心向地方運維現場的技術指導輻射,大大降低工程運維的人力和時間成本。 

  與此同時,5G的應用還有可能極大程度低影響民航領域的人才培訓體系。“比如如何尋找優秀的飛行員?過去對于飛行員的評判還要依賴于主觀判斷,但是在5G技術下我們可以用大量歷史飛行數據來描摹每位飛行員的精準畫像,使得對他們的訓練能夠做到有的放矢。” 

  薛蔚對5G在民航領域的應用充滿期待,不過他也透露民航對于安全防范的級別特別高,所以它選擇新技術應用也相對謹慎與保守。 

  “不安分”的數字航空 

  但長龍航空這家成立僅6年的年輕民航公司,已多次向數字化提出挑戰并形成了一系列碩果。 

  在長龍航空總部大樓11層的數字開發中心,記者看到了長龍航空可視化調度平臺,這是民航領域目前唯一存在的可視化調度平臺。據長龍航空方面透露,目前民航內部溝通方式采用的傳統溝通設備。這類傳統設備的單臺年租價格為8000元左右,像長龍這一規模的航空公司需要幾百臺設備,也就是說僅設備一年的支出成本就高達幾百萬元。 

  2019年,長龍航空通過整合智能硬件、應用軟件和系統平臺,采用一套融合4G無線網絡、GPS定位系統、集群通信等多位一體的智能可視化指揮調度系統,代替了傳統設備。“這套系統可以讓我們每年節省85%的成本。”薛蔚介紹,這套系統可以顯著降低成本的同時還能實現傳統設備所不能實現的功能,比如無距離限制的集群對講呼叫(單呼、組呼和群呼等)、集音視頻實時回傳、GPS位置調度系統等于一體,真正實現解決看得清、聽得到、能指揮的綜合智能終端和調度系統應用。 

  長龍航空的數字化進程已低調持續了兩年。去年,長龍航空順利完成了民航傳統業務鏈路的升級,將甚高頻和電報等多種業務進行集成,創新使用偽線仿真技術,實現在一條IP網絡中承載多路模擬、低速信號的傳輸,徹底告別了傳統模擬鏈路速度慢、信號差的日子。同年年底,長龍云云計算平臺也正式投入生產運營。 

  

  為何是長龍航空? 

  這家短時間內將機隊規模擴大到45架的航空公司,在過去幾年里最被人所熟知的就是“長龍速度”,但卻鮮少有人注意到這家民航在數字航空的野心。事實上,這家公司通過數字化改造生產體系已成為民航效率的樣本。 

  中國民航局有一項“五率”指標,無論是民營航空還是國有航空都會在這項指標下競逐。面對機隊規模與發展歷史都比自身高10多倍的國有航空公司,長龍航空在2017年與2018年連續位列全民航前列。 

  為何這家規模與歷史都不占優勢的民航公司,卻成了數字航空的先行者?在與薛蔚的交談中,記者得出了一些答案。 

  “首先,長龍航空的歷史包袱沒有那么沉。”薛蔚口中的歷史包袱是指長龍航空在過去技術路線中的沉淀沒有那么多,“一種技術架構一旦搭建,改造的成本就會非常高。”也就是說,長龍航空的年輕反而促成了其新技術路徑實現的可能性。 

  其次來自于決策者對數字航空的堅定推動。長龍航空董事長劉啟宏是數字航空的統帥,更是堅定的推動者。他曾在一次采訪中告訴記者,“我們的資源拼不過大型航空公司,數字化戰略卻可以讓長龍航空實現變道超車。”為了更快實現變道超車,劉啟宏將國內知名互聯網公司及民航領域的一批在京人才招致麾下。在長龍的數字化戰略中有三新:新的互聯網思維方式、新的技術架構體系、新的人員項目管理方式。 

  在薛蔚看來,數字化的推進過程中必然涉及組織架構與運營方式的改變。在長龍航空,所有數據資產不僅已實現統一管理,且數字化已在管理層中達成了高度共識。這家在數字航空進程中小步快跑的民航公司,或將在5G時代迎來更多變道超車的可能性。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卓越重庆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