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變 從農耕時代到互聯網時代|新中國成立70周年浙商銳評特輯·崛起啟示錄①

這個傳奇如果還深藏著什么秘密的話,那就是,這個國家、地區以及這里的人們已經學會并懂得如何在這個時代里一起和諧地演奏人類命運的交響曲。

世界浙商網訊2019-09-17 09:18:00來源:世界浙商網作者:馮永明

  編者按:10月1日,我們將迎來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從今天起,浙商雜志官方微信推出“新中國成立70周年浙商銳評特輯——《崛起啟示錄》7篇大型述評,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從商業的維度,政經融合的視角淬取浙商、浙江成功的密碼,探尋之江大地噴薄而出的成長力量。透過“浙江現象”我們將看到新中國70年來不平凡的崛起之路。 

  今天是“浙商銳評特輯”的第1篇:《裂變——從農耕時代到互聯網時代》 

 

(文/浙商銳評員 馮永明 制圖/李紅紅) 

 

  一 

  回想當年聽到國家取消農業稅的消息,臺州李大伯仍然有很多話要說,這位世世代代耕種為生的農民,看到的不僅是稅費的取消,更是一個國家強大的希望,“那些愁苦的日子已經一去不返了”。  

  2006年1月1日,國家取消了人們俗稱“公糧”的農業稅。農業稅在中國延續了兩千余年,已深深扎根在農民心頭。2006年取消農業稅后,僅與1999年相比,全國農民減負1045億元,人均減負120元左右。 

  農業稅起源很早,中國過去稱田賦,西方國家稱地租稅或土地稅。眾所周知,在封建社會,農業是最主要的生產部門,是封建制國家最主要的稅收,是財政收入的主體。歷史上,“皇糧國稅”一直牽動著中國的興衰。 

  70年前,中國人根本無法想象農業稅會被取消。“取消農業稅”蘊含著解開中國經濟成長的重要密碼。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取消農業稅這一裂變式的成就像是一條文明的分割線:一側是數千年的農耕時代與農耕文明;一側是高速發展中的工業時代與工業文明。 

  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鄉村文化正被24小時不停息的機器轟鳴聲取代。這個數千年來重農輕商的古老國度,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改變了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二

  數字是時代裂變的忠實記錄者。 

  《當代浙江簡史》的數據顯示,1949年浙江解放時,國民收入僅13.55億元(后修正為15億元);人均只有66元,鐵路通車里程不到500公里,公路通車也僅2197公里;發電量只有0.59億千瓦小時;農民年人均收入不到50元,加上通貨膨脹,人民生活極端貧困。 

  到了2018年,浙江GDP達到56197億元,人均地區生產總值98643元(按年均匯率折算為14907美元),較1952年增長了880多倍,進入世界高收入經濟體水平。 

  支撐起大國崛起基石的是中國的工業革命。 

  就全國來說,這樣的變化有時緩慢有時激越:從新中國成立之初,歷經社會主義國營經濟的建立、全國工商業的初步調整、對農業手工業的社會主義改造;歷經改革開放之后私營企業的萌芽、鄉鎮企業的異軍突起、十四個沿海城市的開放;歷經上海、深圳證券交易所的開業、鄧小平南方談話發表、股份制企業的試點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等,在電光火石的背后,是不同群體不同思潮的交匯與碰撞,極其艱難地尋找改革與發展的共識,不斷糾正歷史航向的坐標。 

  在經濟變遷漫長的演進中,浙江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從商貿流通的涌現到“一縣一品”的產業發展;從隱形冠軍們打出的致勝的拳法到技術革新帶來的突圍,一個個細節中描繪出獨特的“浙江現象”。 

  這里有一群人——浙商,他們總是能感知到大國脈搏細微的變化,他們總能讀懂報章中的機遇,他們總能嗅到世界變化的氣候,他們始終與共和國同呼吸。 

  現在,我們回頭看,浙商是如此簡單地從一個人的出發到一群人的出征;從個體經商轉入全球化發展,參與了70年來新中國經濟史詩的書寫。他們腳上沾著泥土便開始了創業,他們放下扁擔快速拿起扳手、拿起斧子、拿起卡尺進入中國工業革命的工廠中。 

  在這發展的大幕上,我們看到小木匠倪良正(圣奧集團董事長),補鞋匠南存輝(正泰集團董事長)、小裁縫李如成(雅戈爾集團董事長)……他們或曾在破敗的街頭,或曾在老舊的廠房內,數十年如一日的堅守,成為未來美好生活的架構師。 

  在這曲折的道路上,充滿了未知與挫折,一大批企業家在探索中失敗,甚至身陷囹圄,而又有一批企業家最終獲得了成功。 

  2004年,杭州知名浙商王水福在韓國和日本考察兩國的工業狀況。給他留下最深印象的是,無論是大宇重工還是三菱重工,都把視線投向航天領域。  

  回國后,王水福在企業的《西子報》上發表了《西子未來的十幾年發展展望——天上飛,地下鉆》的文章,開始投巨資進軍航空領域。2015年11月2日上午,王水福看著國產大飛機C919下線,這位大飛機配件供應商喜極而泣。而在深圳,來自浙江的大疆無人機創始人汪滔已把無人機賣到了全球。 

  在地面上,李書福把吉利控股集團——一個民營車企蛻變成了擁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級汽車工業企業。在2019《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上,吉利控股集團以496.65億美元(約3285億元人民幣)營收位列排行榜第220位,比2018提升47位。自2012年首次入榜以來,吉利八年間在該榜持續攀升了255位。在這份榜單上,包括浙江在內的中國企業的名單還在不斷被拉長。 

  在藍色港灣, 2018年寧波舟山港年貨物吞吐量再超10億噸,繼續保持世界唯一的超10億噸超級大港地位,港口排名實現全球“十連冠”;同時,年集裝箱吞吐量首超2600萬標準箱,首次躋身世界港口排名前三名。這背后是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繁忙的身影,10.55萬平方公里土地的浙江,無疑在此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浙中義烏的小商品已經成為觀察西方政經變化的晴雨表。 

  當中美貿易摩擦不期而至之時,中國以“擁有完整工業體系”這一制造業的定海神針,贏得了生存的空間,散發著從容應對危機的自信。 

  在人類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之時,“全世界都期待中國發揮關鍵作用,推動國際合作,完善相應體系,從而管理好此次轉型進程,在社會和經濟領域取得最大成果。”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克勞斯·施瓦布在《第四次工業革命——轉型的力量》一書中如此寄望中國,而他同樣相信,中國“充分具備了成為時代先鋒和全球領頭羊的條件”。  

  三 

  成功從來都沒有現成的道路,只有把握時代脈搏的創新者才能更好地贏得未來。在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末梢,一個更具想像空間的互聯網時代就此到來。 

  依托于互聯網而誕生的“新四大發明”是當下中國的新標簽。9月10日,最早的中國互聯網試水者、來自杭州的馬云高調宣布卸任5000億美元市值的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這意味著一個傳統互聯網時代的終結。馬云開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外部,開始專注為EWTP布道。馬云從一個互聯網受益者向互聯網2.0時代的啟蒙者轉變,中國企業家已經開始走出了一條新的道路,這條道路中包含著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四

  “為了使國內人均社會總產值翻一番,英國人用了60年時間,美國人用了40年時間,而中國人卻只用了12年的時間。”德國一位觀察家這樣寫道,“對于一個國家的崛起所需要的資源,在中國綽綽有余的這個資源就是意志力。這種力量在不斷地增長,仿佛是一種持續生長的能源。 

  70年來,資源小省的浙江,在荒蕪的土地上播下希望與夢想的種子。這片土地上每18個人中就有一個老板,浙江已從一無所有的過去走向了富足美好的當下。  

  70年來,以浙商為代表的中國企業家以自身的創新精神和奮斗姿態,穿過工業啟蒙的歷史罅隙,從黑暗中走向光明。 

  70年來,中國人以不可阻擋的無畏精神和拼博狀態,穿越百年屈辱的歷史通道,從落后走向民族復興。 

  70年來,在農耕文明到工業文明邁進的這條路上,極具啟發價值的是,我們不僅打破了區域的藩籬,還打碎了束縛在身上的枷鎖,打開了世界的視界,釋放出充滿魅力的企業家精神,成為全球競合的重要參與者。 

  70年的中國傳奇故事,是世界百年史上最為美妙的故事,她獨一無二、無可媲美。 

  這個傳奇如果還深藏著什么秘密的話,那就是,這個國家、地區以及這里的人們已經學會并懂得如何在這個時代里一起和諧地演奏人類命運的交響曲。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卓越重庆时时彩计划 浙江飞鱼实业 彩票平台代理赚钱吗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双色球复式在线投注 股票分析师头像 黑龙江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通过微信群资源共享赚钱 甘肃11选5开奖手机版 pk10开奖记录 股票配资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j1 河南十一选五怎么加盟 杀恐龙手机赚钱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