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方平:企業的“歸宿”

1973年,我跟著一位柳市公社供銷員到了上海。天南地北的采購信息在大通鋪的上下鋪、左右鋪之間快速流通、傳播。

世界浙商網訊2019-09-27 12:08:00來源:世界浙商網作者:吳美花

 

 

  口述:李方平  記錄:吳美花 

  很多人問我當初為什么創業?我說如果能吃飽飯,還去創什么業? 

  我是1955年農歷十月初一出生的,上世紀50年代出生的人都有過吃不飽的經歷。在我幼年時,飯菜不是家里燒的而是由大隊食堂分配的。那時候,奶奶帶我去領稀飯吃,吃完后,奶奶還會用兩根手指順著碗的邊緣刮上一圈。    

  揣著合同全國跑訂單

  1973年,我跟著借住在家中的一位柳市公社供銷員到了上海,那里是全國各地供銷員的“大本營”,住著旅館的大通鋪。天南地北的采購信息在大通鋪的上下鋪、左右鋪之間快速流通、傳播。當時的化肥廠、鋼鐵廠都需要電氣配件,全國一年會舉辦兩場機電產品訂貨會,國有企業一般都能在訂貨會上完成采購。但地方小企業所需的配件需要報到物資局,物資局統一采購,這一周期比較長,有些小企業只能選擇自行采購配件。 

  一天,一個瘦弱的采購員在旅館前臺接了一通電話后很苦惱,他的廠長給他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再買不回開關,他也就不用回去了。 

  他需要的開關柳市當地有生產,而且價格便宜,我替他解決了問題,也收到了第一份訂單。這份訂單來自河南汲縣(現已改名“衛輝市”)一家縣辦印刷廠,他們當時需要100個LA-2型號的按鈕開關,成交價是2元錢。這種開關的實際成本是單價1元,也就是說通過這筆訂單我能賺上100元。當時普通市民每月的工資才30元。 

  后來,我就拿著地圖坐火車去標紅星的省會城市,順著火車站和鐵路線沿途找工廠談合作。一次出去就會在外面呆上一個月左右,差旅費可能花不了200元。當時從溫州到上海坐火車只要5元,從上海到河南也就12元,旅店一天費用1.4元,一碗面8分錢。 

  一個月下來,我能拿到不少訂單,記得當年我拿到最大的一筆訂單金額高達13000元。 

  那時的我一年至少出去6次,每次出去一個多月就回家呆半個月。但每次回家都沒有什么時間呆在家里,都被當地工廠拉著到處吃飯。他們很歡迎我們幫著打開銷路,越來越多的工廠讓我帶上他們的產品目錄出去跑市場。我代理的產品增加到幾十種,于是逐漸帶上堂兄弟、表弟等人一起出去跑訂單。 

  像我們這樣的全國經銷員當時不僅受柳市當地工廠的歡迎,那些采購不到物資的小企業看到我們也高興。我們幫他們找到了物資,工廠不用因為缺少配件而停產,還能貨到付款。那時候,他們向國有企業采購物資必須先簽訂單、打款,對方才會發貨。我們是自己承擔運費、包裝費,還能等產品驗收合格再收款。 

  那些年跑得地方多了,我也形成了自己的快速判斷方法:看到煙囪就知道那里有工廠;看到山頭就知道那里有煤礦。 

  實業興邦 

  后來我的故事很多人都聽說過了。 

  為了“趕時髦”,1979年長子李楚出生時,我參照七里港的法式建筑給自己還有兩個弟弟,蓋了三間4層高的樓房,因為就在104國道邊上,所以恰好是進入上金垟村的“門面房”。1981年我還在上海買了第一輛轎車菲亞特,雇了司機一路開回樂清。這些也不巧正好成了之后最顯眼的“罪證”。 

  當時,我們這些生意做得好的個體戶,風頭也很盛,也就是現在說的“八大王”。后來被逮捕的原因現在想來有些好笑,說是當時省“打擊經濟犯罪工作組”的車從國道經過,看見我家新蓋的四層樓,就下了結論:“如果不是投機倒把,哪里來的錢住這樣的房子!”1982年冬天,我就這樣以“投機倒把罪”被逮捕入獄。1983年元旦,中央一號文件為我們這些合法做生意的人“平了反”,這年夏天我就出獄回家了。 

  出獄后,我收拾東西到了上海。我在電子一條街的北京東路租了門店,在和平飯店租了個房間當辦公室,掛靠在柳市供銷公司重新做生意。我在上海前后風平浪靜地住了7年,直到上世紀80年代末。當時又遇上中央經濟秩序整頓,盡管生意一直做得本分,但之前入獄的經驗讓我心有余悸。我索性出了國,成為樂清第一批出國的人。 

  雖然是出國,但由于國內庫存需要清理,我幾乎每年都會回國。國內秩序在1992年的南方談話之后越來越穩定,出國前生意做得不如自己風生水起的人,規模越做越大。只有社會穩定了,企業規模才能越做越大。反而當時在國外的我,因為語言不通等原因,進入了“半退休”狀態。 

  1996年,我打算回國發展。當時也是國內樓市觸底反彈的時候,不過我投資房地產也是迫于無奈之舉,所以在杭州、山東分別運作了兩大項目之后便偃旗息鼓。那時候的房地產收益可觀,但我覺得不是長久之計。 

  直到2005年,我從加拿大鄰居那里聽到手握8項電子耳蝸專利的曾凡鋼教授、美國HOUSE耳科研究院聽力神經學中心主任傅前杰教授等一批旅美中國科學家,一直在尋覓來自中國的投資者,我因此進入“人工耳蝸”領域并成立了諾爾康。這個項目雖然直到去年還虧損5000萬,但我覺得特別心安與坦然。我把兒女都綁在了這個項目上,讓自己沒有退路。 

  2009年12月23日,諾爾康首次為耳聾患者植入自主研發的產品。從2009年植入第一例人工耳蝸至今,已成功幫助全球13000多名聽障人士過上正常人的生活,而且這一數字每天都在增加。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卓越重庆时时彩计划 澳洲幸运8的总和大小 体彩安徽十一选五 安徽快3一定一牛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天津干什么可以赚钱 不定期公开一码中特 云南11选5开奘结果前三 一码中特免费公开验证 九乐棋牌这两天怎么下载不了 平特肖一肖猛虎 辉煌棋牌游戏官网正版 澳门足球指数百家